Pún chām goân-té sī ēng Hôa-gí siá--ê; tng teh Tâi-gí-hòa m̄-koh iáu bōe goân-sêng.

1947年3月10日英國駐淡水領事電文

Hoat-piáu: 2015-03-10 iû P生
Siu-kái: 2017-08-31

在二二八事件時期,身在台灣的英國領事G. M. Tingle持續向南京的英國大使館提供訊息,在3月間就有十幾次電文發出,以下是其中3月10日電文的原文與中文翻譯。

英國領事館

淡水,福爾摩沙

1947年三月10日

第19號
(專人交送)

長官:
延續我的第18號電文,我榮幸地提供閣下本地區自三月8日中午到三月10日下午之間的事件記事。

2. 在三月8日下午,有一名英國人Clark先生正在基隆為Jardine Matheson & Co.工作。步槍與自動武器的猛烈砲火在大約下午2時開始,並延續了兩個小時。可以確定街上是淨空的,而中國士兵則漫無目標地開槍。他們的目的應該是想示威以便恐嚇居民。一艘中國船隻海平輪在下午5時抵達,從福州運載了兩千名憲兵。其中有200名留在基隆,其餘則在9日早上以卡車送往台北。

3. 在大約8日晚間9點45,猛烈砲火在台北市的三個主要區域展開。中國方面宣稱受到福爾摩沙人的攻擊。槍火持續了大約一個小時。當時正在與美國副領事共進晚餐的英國人Bolton先生,距離其中一個受到射擊的區域不遠:也就是我上次電文中所提到的基隆河橋沒看到18號電文,但大概是指「中山橋」(明治橋)。。他乘吉普車經城裡北向的主要道路,前往一名美國籍UNRRA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Rehabilitation Administration;聯合國救濟復興署。人員的住家。這使他更加接近砲火現場,而他的吉普也被打中三次。其中一枚子彈從吉普車的車頭打入,擊中和他胸口等高的轉向柱上。他指出,根據天亮時所見附近房舍,可確定砲火的來源只限於一個位置,也就是橋上的據點,由此以小弧度向著進城的幹道射擊。

4. 隔天早上他在前往辦公室途中不斷地受阻於武裝士兵。砲火在天亮時開始並且幾乎不間斷地持續到10日中午。從目前所知來看已是完全的恐怖性質。士兵持續前進,並且向著任意的街道巷弄盲目開火,而不管到底會打到誰,且並未遭遇反抗。Bolton先生從他的辦公室與另一名英國籍Jardine Matheson & Co.職員前往基隆,在路上看到了有七輛卡車的憲兵正開往首府,顯然是前一天抵達基隆者中最後的一批。他發現基隆沒有動靜,只有士兵對著空蕩的街道射擊。在那裡他確認自己所期待的英國船艦已在收到來自上海的一則訊息後取消了停靠,同時也從中國海關人員那裡得知,有兩師分成五船的部隊從南中國出發且已在半路上。

5. 他在大約中午時回到台北,在路上某處一名哨兵將其攔下並與其他哨兵商量後,揮手要讓他走,此時第三名哨兵向著正駛離的吉普車開槍。子彈穿越吉普車的底部,並在路面上彈開。Bolton先生停下,而一名軍官出現並允許他前進。回到城裡前往美國領事館的路上又是一連串的挑戰,有時非常凶險,其中一次還被一把步槍指上他的胸口。無差別的濫射仍持續著。士兵們已是極度亢奮。

6. 在Bolton到達美國領事館後不久,南京美國大使館武官辦公室的Daw上校(以發音記)抵達,他是與一名中國外交部代表搭乘飛機來到。他自稱「某種信使」,其作用看來是為了探究形勢。

7. 今天早上(10日)不同於憲兵的部隊增援從基隆乘火車而來。中午過後不久,首府的狀況看來緩和一些,而Bolton先生在下午4點30帶來以上訊息。

8. 與之同時,我則在今天早晨上路前往台北一趟,聽到UNRRA代表們在大約一小時前已進城一小段路,進而將他們對情勢的慘淡描寫帶回淡水。我準備了一封信要給行政長官,以向他要一份安全通行證,同時打算在射擊於淡水開始時離開。已經有兩卡車的士兵通過此處開往位在岬角的據點,至於砲火究竟是追隨著在台北的作戰行動,還是因為下午1點30一艘企圖出河的小船而引發,並不清楚。無論如何砲火從那時開始直到日落,大多是以步槍開火並穿插一陣自動武器射擊,並且不時有手榴彈爆破。在此,砲火看來同樣是無差別濫射;目前從鎮長那所僅知的死傷是兩人死亡五人受傷。有些射擊相當接近本領事館,有些聽起來就好像擊中了城壁。後者按我所想,應是來自半哩外的高爾夫球場。

9. 現階段無法估計在台北造成的傷亡數字。據報有福爾摩沙人正遭捕捉,並被帶走後從頭部後方射擊。有一份來自一名加拿大人的描述,指馬偕醫院附近一位福爾摩沙人在停下受盤查後,被刺刀刺了三下。他正在醫院且不太可能存活。可以估計至少有200名福爾摩沙人被殺。那些企圖救助傷者的人也先後遭到射擊。現在台北的居民正遭受恐嚇,而這或許就是行政長官陳儀當初在協商過程時說事情將會在三月10日有所解決時心中所想。

我有榮幸做
長官
閣下最順服
謙卑的下屬

G.M.Tingle

代理領事

這裡所用的原文是取自1994年出版的《二二八事件文獻補錄》,書中也附了中文翻譯,可能會比上面的直翻更加通順一點;只是收錄有限,沒有3月11日到3月底之間的電文。

另外,在英國學者郝任德(Michael Rand Hoare)先生的文章《紅毛城與二二八——英國外交部對於台灣1947的態度》(收錄在1998年《二二八事件研究論文集》)中,則有包含Tingle報告在內(有提及11日與21日的Tingle電文),出自多個英國官方機構的文件節錄可以參考。

包括1947年3月前後淡水領事館所發出的電函,這一系列有關台灣戰後初期的外交資料,應該都在英國國家檔案館的「FO 371/63425」檔案裡。